那些“毛毛虫”们
2017-7-23 来源:李海燕 责任编辑:鼎一教育 关键字:

上午最后一节课的铃声响起。就在最后那一刻,我检查到还有一个学生复习资料没装订好。原来他逃掉了早晨的默写,又混过了补写,哪想到最后一关终被我截住。于是,在所有学生准备为“奔饭”而努力时,只有他被我留了下来:“抄完以后交来我检查,我在办公室等你。”

 

一字一句说完后,我转身离开。任凭他哀求讨饶做鬼脸,毫不心软。

一刻钟后,那个调皮的男孩儿敲门进来,假装恭敬状双手递上本子。我怕他耍花样,便正色道:“有没有跳抄?我可要挨着挨着检查哦!”“有!有!有!”那孩子皮笑肉不笑,点头又哈腰,指着本子故意结结巴巴地说,“老师,老师,知道您要挨着检查,我开始跳着抄了,后来又补抄了!补抄了!

 

呵呵,想骗我?我用这招蒙老师时,你还没出生呢!我心里暗喜。果真都抄完了。好吧,今天放你!

 

慢着!好为人师的我忍不住还要啰嗦两句:你这孩子,咋搞的?初一才来时好乖,初二像是变了个人,上课扔笔玩看杂志还地上爬,总迟到忘交作业还要罚抄……

 

“老……老师……”那孩子像是不忍卒听,做了个“求你打住”的手势:“老师,您知道吗?毛……毛……毛毛虫在变成美丽的蝴蝶前,都……都……是很丑的。”他又做个鬼脸,转身撒腿跑了。

 

我一下楞在那里,慢慢回味:毛毛虫?是很丑。蝴蝶?很美丽。好有意思的比喻!

 

(一)

一天中午,正要午休,接到一个电话,听起来很成熟的声音:“李老师,您还记得我吗?我是×××”。

“哦,是小S,怎么不记得?”老实说,能让我记住名字的学生并不多。不知为什么,这个名字刻骨铭心地记得。

 

“你现在在哪儿呢?”我问。

“我在家里呀!”他仿佛很吃惊。

哎!我其实是想问他,在哪里工作?我几乎是本能地反应,他没有继续读书,应该早就走向社会了吧!

 

“老师,我现在在×××学院读书,是大专。我高中有一年没上学,爸爸去世了。我没心思读书,后来复习了一年多,考了这个学校。”

“啊?真好啊!你要好好读书,要成家里的顶梁柱哦!”这孩子一连说了两件大事,极喜极悲的,弄得我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

孩子敏感地觉知了我的尴尬,立刻转移了话题,欢天喜地地说:“老师,你知道吗?我现在学日语很轻松,我还考证了呢!唉!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读英语就是没感觉,看半天也记不住,学日语,看一遍就记住了。”

“真的,我学日语还考了证呢!”他怕我不信,又说了一遍。

“你现在很开心是不是?找到学习的信心了?真替你高兴啊!”我仿佛看到电话那头一脸憨笑的他。

 

中学时代,他是多么愁苦啊!即便笑,也常常是苦笑。

“现在想起我的初中,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。”他在电话那头叹着气说。

是啊!换做我,也会是苦熬。上课什么也听不懂,考试门门压底,又没有任何特长;就连跑步,于他也是最残忍的折磨。他还胖。在这个崇尚以瘦为美的时代,自然,这胖又是众人取笑的材料。

 

“老师们对我可能都没什么好印象。”他继续沉浸在无比悲惨的回忆之中。

 

“哪里。我就觉得你重感情。到现在我都记得,有一天我一个人在食堂吃饭的时候,你端了饭坐到我身边,陪我,一言不发只闷头吃饭,我当时又想笑又挺感动的。”

 

“就是就是,我挺重感情的。”终于亲耳听到了老师的认可,那孩子格外开心。

 

我突然很是愧疚起来。尽管他说他至今记得我在家长会上表扬了他,他妈妈特别开心;我也还记得他的学习取得进步,我送过他一个笔记本,写过一些鼓励的话;甚至也记得在中考最后关头,我在他身边一遍又一遍地讲,他奋笔疾书满头大汗地记……

 

我把这些画面全部搜索完,发现没有一个是我坐着和他谈心的情景。——全是关于学习的。当他说“我的初中好难熬时”,我突然自责起来:我花了那么多时间辅导他学习,为什么没有坐下来听他聊聊心事呢?这三年,他有多少苦闷,多少迷茫,他都是如何宣泄的呢?

 

“老师,您教了多少年书了?”

“嗯,二十多年吧!”

“那您不是要退休了!我要赶快来看您!”

“是呀!再不来,我就要退休啦!”我逗他,笑出了声。

 

这孩子,还是那么天真。经历了那么多磋磨,还是那么一派天真,真好!

他终于找到了自己存在的价值,真好!


校区地址
首页官方微博 关于我们 合作伙伴联系我们人才招聘
报名电话:028-66301166 传 真:028-84191943 咨询QQ:2227085215
机构地址:锦江区二环路东五段9号煌鑫大厦5楼(万达广场旁)
Copyright © 2011-2016 cddyjy.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·鼎一教育 蜀ICP备15033255号-1
建议使用1024*768以上的屏幕分辨率和6.0以上版本的IE来访问本站